登录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娱乐 » 正文

母亲和棠梨花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05-17  浏览次数:92031
核心提示:我的童年是伴着棠梨花淡淡的甜味度过的。每到棠梨花盛开的季节,母亲便带着我与姐姐,提着竹箩到山上采摘。若到饭点还不能回家,母亲会扯些棠梨花递给我和姐姐:“来,先填填肚皮。”母亲自己先吃,那样子像极了在吃山珍海味。
   一看到满树的花,我光着脚丫就往上蹿,等家人发觉,我早已攀在树中央,还不忘回头朝树下的人扮鬼脸。
 
  棠梨花,名字富有诗意,外形不香不艳,有蚕豆般大小,洁白的花瓣很像展翅的云雀。
 
  我的童年是伴着棠梨花淡淡的甜味度过的。每到棠梨花盛开的季节,母亲便带着我与姐姐,提着竹箩到山上采摘。若到饭点还不能回家,母亲会扯些棠梨花递给我和姐姐:“来,先填填肚皮。”母亲自己先吃,那样子像极了在吃山珍海味。
 
  说实话,棠梨花味道虽好,但填不饱肚皮,若非在外无法做饭,我们不会拿它当主食,常见的居家吃法是用棠梨花炒干生。干生是家乡的一种腌菜,有浓浓的香味,与棠梨花淡淡的甜味相遇,能让人胃口大开。孩子尤爱这香甜的口味,那时,棠梨花一开便是采花团大显身手的时候。
 
  7岁那年,棠梨花一开,我和姐姐随妈妈及外婆进了山。一看到满树的花,我光着脚丫就往上蹿,等家人发觉,我早已攀在树中央,还不忘回头朝树下的人扮鬼脸。也许是我的轻狂惹怒了“棠梨树神”,忽然一阵狂风扫来,满树的枝条犹如千万支神箭将我团团围住,我无处脱身,只感到一阵钻心的疼痛袭来,眼前一黑从树上摔了下来……等我睁开眼睛,便看见母亲不停地用纱布往我脚上堵,纱布刚沾上血就浸红了。
 
  回家后,我发起了高烧,迷迷糊糊地躺在床上。母亲急得不知所措,听村里一位老人说喝点新鲜的棠梨花煮红糖水也许有效,她便一大早上山采花,过了正午,才一瘸一拐地提着竹箩回来。在母亲转身的时候,我发觉她的裤腿破了,破布上还残留着星星点点的血迹。
 
  我喝了母亲用新鲜棠梨花加红糖熬的汤,烧慢慢地退了下来,伤口也慢慢愈合,可我一直忘不了母亲摔破的裤腿和那星星点点的血迹。
 
  后来,我在外求学,便没了和母亲一道采棠梨花的机会。每到这个季节,我总会想起棠梨花那独有的甜甜香香的味道,盼望着假期早日来临,好回去尝尝母亲做的棠梨花菜肴。
 
  工作后,连假期也少有,已多年没吃过新鲜的棠梨花,更别提采花了,幸运的是母亲仍坚持进山采花的习惯,还总把采回的棠梨花晾干,等我回家时再拿出来为我炒上一盘。
 
  前几天,母亲来电说:“今年的棠梨花比往年开得早、开得艳,一眼望去,满山雪白雪白的,如果今年你还是不能回来看棠梨花,我给你准备一些……”“今年一定回来!”我打断母亲的话,迫不及待地承诺,但愿这次不会令母亲失望了。

 

 
关键词: 母亲和棠梨花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