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法制 » 正文

如何参与到小蓝金刚鹦鹉的拯救行动中来的?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05-15  浏览次数:181597
核心提示:  随着巴卡巴纳海滩欢乐狂热的音乐响起,在里约热内卢巨大的耶稣像下,啸鹭、雪鹭、巨嘴鸟、各色鹦鹉和裸鼻雀欢乐地摇摆。这是动画电影《里约大冒险》续集的开篇场景。  在这部续集中,图里奥和琳达在亚马孙雨林
   随着巴卡巴纳海滩欢乐狂热的音乐响起,在里约热内卢巨大的耶稣像下,啸鹭、雪鹭、巨嘴鸟、各色鹦鹉和裸鼻雀欢乐地摇摆。这是动画电影《里约大冒险》续集的开篇场景。
 
  在这部续集中,图里奥和琳达在亚马孙雨林中发现了仍然存活于野外的小蓝金刚鹦鹉(Cyanopsitta spixii)。为此小蓝金刚鹦鹉布鲁、珠儿和他们的三个孩子将要前往那里与它们的种族汇合。与根据真实故事改编的《里约大冒险》第一部相比,新的故事中虽然包含有编剧良好的愿望,但到目前为止,这也只是愿望而已。
 
  布鲁和珠儿的三个孩子们。
 
  大部分人都认为小蓝金刚鹦鹉在野外已经绝迹(因其栖息地尚未彻底调查,IUCN红色名录只是将其列为极危CR,而不是野外灭绝EW),不过幸运的是,这个美丽的蓝色物种目前还保有一线可见的希望。这希望不是来自于里约热内卢的鸟类救助中心,也并非来自于亚马孙的热带雨林,它来自于一个远在西亚的白(tǔ)袍(háo)国家——卡塔尔。
小蓝金刚鹦鹉
  阿尔•瓦布拉野生动物保护中心(Al Wabra Wildlife Preservation,AWWP)位于卡塔尔中部,面积2.5平方公里,起初它只是一座因私人兴趣而建立的动物收集和繁育中心,不过后来它逐渐发展成了一座私人拥有的稀有动物繁育、研究中心。
 
  AWWP的创办人,卡塔尔王子谢赫•沙特•本•穆罕默德•本•阿里•阿勒萨尼(Sheikha Saud bin Muhammad bin Ali Al Thani)。
 
  阿拉伯世界的白袍们常常痴迷于收集奇异野生动物,因此在国际上的名誉备受争议,而他们训隼的爱好更是危及数种大型隼的野外种群——但AWWP将白袍们的爱好用到积极的一面。AWWP繁育野生动物并不只是满足卡塔尔王室家族的爱好,他们希望通过参与保护项目来阻止野生动物和它们栖息地的消失。他们拥有一些世界上最美丽的动物物种,包括数种极乐鸟、大型鹦鹉、猎豹、大羚羊等,同时他们肩负着多个濒危物种的拯救工作,目前最重要的就是拯救小蓝金刚鹦鹉。
 
  沙漠中的AWWP主建筑。
 
  白袍是如何参与到小蓝金刚鹦鹉的拯救行动中来的?
 
  这个故事可以追溯到1987年。当时,小蓝金刚鹦鹉已知只有不到20只圈养个体和1只生活在野外栖息地的个体。为此,西班牙的洛帕克基金会(Loro Parque Foundation,“Loro Parque”意为“鹦鹉公园”)将小蓝金刚鹦鹉的持有者们聚集到一起,讨论这个物种的拯救工作。1989年召开的后续会议促成了巴西环境部CHICO MENDES生物多样性保护管理局(ICMBio)在1990年发起小蓝金刚鹦鹉复育委员会(Spix's Macaw Recovery Committee)——这个委员会的工作是协调所有可能参与小蓝金刚鹦鹉的个人和机构。
 
  委员会成立不久,一项首要的工作就是检测所有饲养的小蓝金刚鹦鹉的染色体确定其性别,来促进圈养的小蓝金刚鹦鹉的个体交换和繁殖。此外,这个委员会也促进对小蓝金刚鹦鹉野外状况的调查和研究方面的工作。虽然他们的工作取得了一些进展,但其实并不顺利:小蓝金刚鹦鹉的持有者们的利益和目的难以协调,野外研究没有取得什么好消息。小蓝金刚鹦鹉复育委员会一度解散并重组成工作组,而小蓝金刚鹦鹉繁育的工作也遇到瓶颈。
 
  由于所知所有圈养的小蓝金刚鹦鹉大概都来自于两个巢中的7个野生个体,这些近亲繁殖的小蓝金刚鹦鹉人工繁育的速度缓慢而且有种群退化的风险。当时,两个最大的小蓝金刚鹦鹉的持有者:菲律宾著名的商业鸟类繁殖公司国际鸟类有限公司(Birds International,Inc.简称BII)和瑞士的专业养鸟人约瑟夫•韩默里博士(Dr.Joseph Hammerli)不想继续参与小蓝金刚鹦鹉繁育的工作。如果他们退出,这将对圈养的小蓝金刚的数量恢复是一个沉重打击。
 
  就在这个时候,白袍出手了。在2000-2003年间,财大气粗的卡塔尔王子谢赫•沙特•本•穆罕默德•本•阿里•阿勒萨尼从BII和韩默里博士手中购买入了他们所拥有的大部分小蓝金刚鹦鹉,共30多只,交由他所建立的AWWP进行繁育。拥有充足资金和技术支持的AWWP顿时成为了拥有最多圈养小蓝金刚鹦鹉的繁育机构,且每年都有新的小蓝金刚鹦鹉成功繁殖。
 
  白袍王室和小蓝金刚鹦鹉
 
  要解决过度近亲繁殖的问题,需要安排亲缘关系不那么近的个体“相亲”——但小蓝金刚鹦鹉习惯于自由恋爱,对这种“包办婚姻”并不感冒。AWWP自2012年开始尝试人工授精的方式繁殖小蓝金刚鹦鹉,2013年这一举措便取得了成功:第一只人工授精繁育的小蓝金刚鹦鹉诞生了。这样的突破为更健康的小蓝金刚鹦鹉种群提供了希望。
小蓝金刚鹦鹉
  现在,AWWP已经成为了小蓝金刚鹦鹉复育工作中最重要的参与机构。其他小蓝金刚鹦鹉繁殖机构也邀请AWWP参与其管理,包括巴西政府复育小蓝金刚鹦鹉最重要的项目之一:用于小蓝金刚鹦鹉重引入的繁殖与栖息地重建的NEST。截至2013年6月份,由AWWP参与管理的小蓝金刚鹦鹉数量达到了83只,其中有64只都生活在AWWP,占目前现存圈养小蓝金刚鹦鹉数量的三分之二(除此之外,瑞士大约有13只私人持有的个体)。
 
  AWWP繁育的1日龄、25日龄、7-8周的小蓝金刚鹦鹉雏鸟与小蓝金刚鹦鹉幼鸟。
 
  复育小蓝金刚鹦鹉的种群,除了增加物种数量外,更重要的工作是恢复它们的栖息地——而小蓝金刚鹦鹉所钟爱的栖息地已经所剩无几。2007年,巴西莱明顿基金会(Lymington Foundation)和另外一家基金会共同在巴西巴伊亚省的库拉萨(Curaca)购买了400公顷土地用于重建小蓝金刚鹦鹉的栖息地。但还是白袍出手阔绰,第二年,AWWP出资在库拉萨购买了面积达2380公顷的肯考迪亚农场(Concordia Farm)用于重建小蓝金刚鹦鹉的栖息地。这样加起来就有2780公顷的土地用于小蓝金刚鹦鹉的复育项目,而这2780公顷的土地正位于人们所知的最后的野生小蓝金刚鹦鹉巢穴的附近。
 
  由莱明顿基金会在库拉萨购买,用于重建小蓝金刚鹦鹉栖息地的土地。
 
  接下来的工作将是在这两块土地上清除外来入侵物种,包括家畜和对小蓝金刚鹦鹉有威胁的物种;种植对小蓝金刚鹦鹉意义重大的树种银鳞风铃木(Tabebuia aurea):小蓝金刚鹦鹉不仅主要在这种树上筑巢,也吃这种树的种子;而最终的工作目的,则是恢复小蓝金刚鹦鹉的天然栖息地:卡廷加群落(Caatinga)。
 
  树形优美,开满鲜艳黄花的银鳞风铃木。
 
  为了在小蓝金刚鹦鹉回归后避免被当地人捕猎,AWWP还在库拉萨开展针对小蓝金刚鹦鹉保护的社区教育项目,为小蓝金刚鹦鹉的回归作准备。根据巴西政府的计划,在2017年到2021年间,巴西政府拥有的机构NEST将会重引入第一批小蓝金刚鹦鹉,而AWWP将参与这一计划直至在巴西小蓝金刚鹦鹉的原始栖息地有一个能够延续下去的种群。
 
  库拉萨的的小蓝金刚鹦鹉学校只是众多重要的社区教育项目之一。
 
  虽然《里约大冒险2》只是一部欢乐的电影,小蓝金刚鹦鹉的希望却也就在不远的将来。在那个时候,布鲁和珠儿的祖先生活过的土地上,人们或许能够再次见到这些蓝色鸟儿的身影。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