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历史 » 正文

国家考古遗址公园: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 更好展示新时代价值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3-01-11  浏览次数:129441
核心提示:日前,国家文物局公布第四批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名单,来自12个省区的19处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入选。本版从中选取位于河北、河南、湖北、陕西的4处国家考古遗址公园,通过记者采访当地政府、相关管理机构等,报道其在加大考

日前,国家文物局公布第四批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名单,来自12个省区的19处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入选。本版从中选取位于河北、河南、湖北、陕西的4处国家考古遗址公园,通过记者采访当地政府、相关管理机构等,报道其在加大考古研究和文物保护力度,持续挖掘内涵价值,不断丰富展示内容、创新管理运营模式,助力文化建设、城乡发展,充分发挥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在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中的积极作用等方面的探索实践和典型经验。

湖北屈家岭国家考古遗址公园:

展现史前文明 体验农耕文化

瞿祥涛

稻作文明之缘,农耕文化之魂。

位于湖北省荆门市的屈家岭国家考古遗址公园,是长江中游新石器时代最早发现、极具代表性的大型聚落遗址,主体遗存距今5300年至4500年,发现有稻作遗存和居址、陶窑群、墓葬、环壕等遗迹,出土大量精美文物。作为屈家岭文化的首次发现地和命名地,也是实证长江中游文明起源的重大遗址。

屈家岭国家考古遗址公园规划面积402公顷,主题定位为“稻缘·农魂”,即稻作文明之缘,农耕文化之魂,重点聚焦“中国的史前农业”,以“农的起源追溯”“农的考古历程”“农的历史路径”为线索,将聚落遗址点、河流水系、稻作景观、居民村落、展示馆舍等进行科学有序的连接展示,塑造“中国农耕文化发祥地”的品牌形象,打造“中国农谷”的历史文化之根。

以保护遗址为前提,以考古科研为支撑,以“展现史前文明,体验农耕文化”为展示目标,屈家岭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将遗址博物馆陈列展示、考古发掘现场与山水田园风光相结合,形成了集科研、教育、游憩等功能于一体的公共文化空间。目前,屈家岭国家考古遗址公园主体部分已建成,于去年3月对外开放试运行,已接待线上访客、线下游客共计数百万人次。

▲屈家岭文化成为屈家岭管理区中小学生的“必修课” 湖北省荆门市屈家岭管理区供图

回顾屈家岭遗址的发掘保护历程,一条清晰的时间脉络呈现在眼前。

屈家岭遗址于1954年被发现,1988年被国务院评定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1年入选“中国20世纪100项考古大发现”,2006年至今一直被纳入全国大遗址保护专项规划。2012年6月,《屈家岭遗址文物保护总体规划》获得国家文物局批准,并由湖北省人民政府公布实施。

2017年,屈家岭考古遗址公园被列入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立项名单。2021年,屈家岭遗址入选中国“百年百大考古发现”。2022年,经湖北省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三十三次会议批准,《荆门市屈家岭遗址保护条例》自2023年1月1日起正式施行,开创湖北省大遗址保护立法的先河。2022年12月29日,屈家岭考古遗址公园被列入第四批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名单。

在加大硬件投入的同时,不断推进屈家岭文化“走”出去、“活”起来。

屈家岭国家考古遗址公园所在的屈家岭管理区,通过举办多种学术交流活动,定期召开专家论证会,加强屈家岭文化研究深度,进一步提升了屈家岭文化影响力。

此外,屈家岭管理区与国内外高校合作,加强文创开发力度。2020年在湖北省博物馆启动的中国农谷·屈家岭文化IP全球征集大赛,收到来自国内外的参赛作品共计2476件(套),引发了社会各界广泛关注和热评。

“屈家岭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先后被中国侨联授予第九批全国中国华侨国际文化交流基地,被国台办、国家文物局授予湖北省第一个‘海峡两岸考古教学交流基地’,同时也是湖北省首批16家港澳青少年教育交流基地之一。”屈家岭管理区党工委委员、宣传统战部部长王豫鄂说。

考古遗址公园建设,必须保持遗址信息的真实性与完整性。屈家岭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的做法,获专家肯定。

“要是把考古遗址公园建完后,怎么看都像是近现代的城市型花园,那是非常糟糕的。”西安建筑科技大学建筑学院教授、中国古迹遗址理事会常务理事及遗产展示与阐释委员会主任刘克成说,屈家岭遗址最核心的是农耕文明,农耕文明又是中华文明一以贯之的最显著的特点,屈家岭的历史和现状,都是农耕文明的很好体现。

此外,刘克成说,以屈家岭考古学家纪念园的方式展示屈家岭考古进程,这种对考古学家、考古学所给予的尊重,是考古遗址公园应具有的姿态,值得全国考古遗址公园学习。

“屈家岭管理区将通过与国内外高校建立文化交流合作、在中小学课堂普及考古知识、在研学旅行中开展考古实践、举办国内国际文化论坛、建设智慧博物馆等多种举措,努力把考古遗址公园建设成特色鲜明的农耕文化主题公园,树立农耕文化品牌,传承发展屈家岭文化,提升屈家岭文化在中华文明乃至世界文明格局中的影响力。”屈家岭管理区党工委书记曹红姣说。

陕西石峁国家考古遗址公园:

让中国最大史前城址成为世界级的

考古研学旅游地

秦 毅

石峁遗址位于黄土高原腹地,紧邻毛乌素沙漠,干旱缺水,春季风沙,夏季暴雨,冬季严寒漫长,千沟万壑,植被覆盖率低。“石峁古人为何选择这样一个地方来定居?”这是不少游客在石峁遗址参观时的疑惑。

▲石峁遗址 陕西省考古研究院供图

对此,陕西神木市石峁遗址管理处宣传教育科科长杨瑞表示,我们不能怀疑古人的智慧,因为4000多年前的石峁并非如今这般。大量的历史地理学和气候变迁方面的资料证明,石峁时代的黄土高原地区有大面积的森林覆盖,降雨量比现今高出100毫米至200毫米,年平均气温比现今高出2摄氏度至3摄氏度。

石峁遗址,雄踞在黄土高原北部,是中华文明探源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遗址主体为距今约4000年的石砌城址,城内面积逾400万平方米,是目前我国发现的最大的史前城址。石峁遗址考古队副队长邵晶表示,业界经常用“石破天惊”来形容石峁遗址,这样的表述既是象形也是表意。石峁所在区域遍地都是石块、石构的建筑残件,所以当地的名字就叫石峁。“石破”代表的是石峁遗址历经4000年后,在考古工作者的手铲下“破土而出”。“天惊”主要是指石峁遗址考古出土的重要文化遗产以及其背后重要的社会价值和学术意义。

10多年前的石峁遗址,还只是黄土高原上梁峁间依稀可辨的一些残垣断壁。在考古工作者多年的不懈努力下,如今石峁的面貌正在逐渐清晰,千万年前的“石峁王国”图景正一点点呈现在世人眼前。2022年8月,石峁遗址又出现了令人震惊的考古新发现,考古工作者在石峁遗址的核心区域皇城台新发现了一件大型人面石雕。人面神态庄严肃穆,戴有耳珰、冠饰,呈现双目略突出、阔嘴龇牙的表情,保存较好,其中西侧人面长约80厘米、高约50厘米,是石峁石雕中尺寸最大的单体图像,而这只是石峁遗址惊世发现的缩影。

“石峁遗址之所以重要,有三个原因:第一是时间节点,距今约4000年;第二是地理位置,位于中国北方地区;第三是与世界其他几大文明有很多共性因素,比如中国罕见的早期石构建筑,地表之上还有城墙、巍峨的皇城台……这与同时期印度河流域属于哈拉帕文化的摩亨佐—达罗城,两河流域的乌尔王城,有很多共同点。”陕西省考古研究院院长孙周勇说。

石峁遗址从2017年底进入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立项名单以来,严格落实《石峁国家考古遗址公园规划》及《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管理办法》,经过5年多时间的不懈努力,在考古发掘、文物保护、文化研究、宣传展示等方面取得长足发展。

国家文物局印发的《大遗址保护利用“十四五”专项规划》明确提出,将石峁遗址列入大遗址考古报告出版工程、大遗址文物本体抢救保护项目、大遗址展示利用项目等重点工作,并将持续推动石峁遗址申报世界遗产。

近年来,石峁遗址管理处持续推动遗址的保护开发向规范化迈进,不断向高水平、多样化发展。为了不妨碍正常考古工作的开展,遗址区在允许的范围内轻体量开发,清理植被,突出石头城轮廓,让游客能体验这座古城的宏伟。随着石峁遗址基础设施及其他相关条件逐渐改善,遗址管理处组织实施了石峁博物馆建设项目,博物馆设置文物展示区、文明史视频体验区、考古体验区等,在保护遗址的同时实现了对石峁文化的传承。神木市通过建好石峁国家考古遗产公园、石峁博物馆等项目,打造一个世界级的考古研学旅游地,将石峁古城这一文化符号与区域内的旅游发展互动起来,有力促进遗址文物的良性循环保护,成为陕西省旅游与保护并重的发展样本。

“要坚持系统思维,统筹遗址保护与文旅产业、乡村振兴和民生改善的关系,深入挖掘石峁遗址所蕴含的多样文化元素和丰富精神内涵,将石峁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建设好,切实把活化利用的要求落实到位,为中华传统文化保护传承提供更多‘石峁经验’。”石峁遗址管理处工作人员说。

河北泥河湾国家考古遗址公园:

打造文化旅游综合体推动文化遗产

走近大众

范海刚 李秋云

泥河湾作为中国旧石器时代的考古圣地,构建起东亚地区旧石器时代近乎完整的文化序列,记录了东亚人类近200万年来的连续演化历史,被誉为“东方人类的故乡”。

随着考古工作的开展,泥河湾在国际学界的名声越来越大,如今的泥河湾,已不再是一片荒原。依托泥河湾遗址群而建的泥河湾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已建成泥河湾研究中心、马圈沟等重点遗址保护展示棚、游客服务中心、科普广场、地球生命轴线等泥河湾考古遗址公园研究和保护利用设施,涵盖纪念性园区、知识性园区和体验性园区三大功能区,成为集科研、展示、科普、休闲等功能于一身的文化旅游综合体。

▲泥河湾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内的猛犸象雕像 河北省文物局供图

“近几年,在国家文物局的大力支持下,河北全力助推泥河湾遗址群主动性课题研究。河北省内外多家科研院所及高校集中攻关,先后组织实施多项考古发掘。同时,由科技部立项的‘以泥河湾盆地为重点的华北早期人类演化与适应研究’也全面开展。”河北省文物局考古处处长贾金标表示,这些考古研究使得泥河湾人类起源、演化的材料日益丰富,古人类出现演化的路线日益清晰,文化序列更加完善。

泥河湾管委会文物与环境保护局原副局长孙永春表示,特别是去年国家文物局公布的下马碑遗址研究新进展和刚发掘的新庙庄遗址考古成果,补充了新的古人类文化序列,为探索东方人类在华北地区的连续演化提供了新的证据。下马碑遗址的发现是我国乃至东亚地区目前已知最早的史前人类加工颜料、镶嵌使用细小石器的考古遗存,对于解读东亚及世界旧石器时代人类文化发展进程具有极为重要的价值。

泥河湾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坐落在阳原县大田洼乡风景秀丽的山巅之间,公园内遍布着小长梁、马圈沟、石沟等30多处遗址,优美的自然风光叠加神秘原始遗址“双重光环”,吸引了不少游客前来打卡。自2022年,泥河湾国家考古遗址公园正式对外开放后,累计游客数量达20万。

“为了更好地展示考古成果,我们根据各个遗址的特点,不断丰富泥河湾遗址的展示内容。”孙永春介绍,小长梁遗址保持文化遗址和自然环境原始风貌,让游客和公众能够观览体验泥河湾地层的雄宏壮观和独特价值;马圈沟遗址以遗址现场展示、保护棚与图片展板相结合的形式向公众阐释遗址重大的科学价值、社会价值和文化价值;石沟遗址考古发掘现场原始保存了远古人类打制的石器、动物骨骼化石及地层地貌,让公众现场体验人类祖先当时的生存和演化的历史环境。

“为不断推动文化遗产‘活’起来,我们邀请省内外专家和县内文化工作者策划编制《泥河湾考古图典》《阳原泥河湾——东方人类从这里走来》等系列科普读物,制作完成了《寻梦泥河湾·探访东方人类的故乡》10集微纪录片,还开通了慢直播。”阳原县县长、泥河湾管委会主任何景明介绍,这些通俗易懂的泥河湾特色小视频一经推出便引起热议,播放量近9000万。

值得一提的是,2022年北京冬奥会开幕前夕,泥河湾考古遗址公园再次成为世界的焦点。张家口赛区火炬传递的第一站就是这里。通过镜头,泥河湾向全球观众展现了自己的魅力。

“后奥运时代,京张体育文化旅游带正在加速推进,泥河湾国家考古遗址公园成为文旅融合发展的龙头。”阳原县委书记、泥河湾工委书记郝燕飞表示,为打造特色的泥河湾文化品牌,我们引进专业团队,实施遗址公园餐饮服务等配套项目建设,以点带面整合县内旅游资源多要素融合发展,打造泥河湾全域特色旅游综合体,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

河南郑州商城国家考古遗址公园:

“园中城·城中园”讲好商都文化故事

张莹莹 文/图

临近年关,“北漂”陈璋带着孩子提前回老家郑州,她们打卡的第一个文化地标,就是郑州商城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现在的商城遗址跟我小时候简直换了个模样,风景好,带孩子能玩能休息,还能处处领略商都文化。”陈璋和孩子很是兴奋。

郑州商代都城遗址位于郑州城市中心区,最初发现于1955年,城池始建距今约3600年,总面积达25平方公里。

▲ 市民参观郑州商都遗址博物院

夏商周断代工程研究成果表明,郑州商城是商王朝的前期都邑所在地,即成汤建商的“亳都”,是商王朝前期的政治、经济、文化和军事中心。1961年,郑州商代遗址被国务院公布为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郑州商代都城遗址的发现被评为“中国20世纪100项考古大发现”之一; 2021年被评为中国“百年百大考古发现”之一。

郑州商城国家考古遗址公园是依托郑州商代都城遗址建设的国家考古遗址公园。2010年被列入国家文物局第一批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立项名单。建设过程中,郑州市将大遗址保护展示纳入城市开发、环境整治、老城改造、民生改善和文化旅游产业的发展总格局,开发以“园中城·城中园”为特色的考古遗址公园郑州模式。2022年,郑州商城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入选第四批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名单。

“郑州商城国家考古遗址公园是一个以商代都城遗址保护展示为核心,集文化体验、教育休闲为一体的国家考古遗址公园。”郑州市管城回族区文化旅游体育局文物科科长郑晓旭介绍,该公园采取全时免费开放模式,没有围合成独立区域,出入口遍布整个公园的各个节点,公园年接待游客量超过3000万。

据介绍,郑州商城国家考古遗址公园以城垣遗址、宫殿区遗址为核心保护和展示对象,以还原文物本体真实性、具有历史沧桑感的绿色开放空间为主要展示方法与手段,营造了疏朗的景观环境。

玄鸟广场、青铜模范广场、汉白玉文化墙……遗址公园内,浓郁的商都文化元素与四季特色植被景观相互辉映。再加上绵延约7公里的夯土城墙的呈现,如今既有颜值担当、又有文化内涵的遗址公园成了郑州闹市中难得的休闲之所。

郑晓旭说,遗址公园不仅使遗址本体得以妥善保护,还遗址以尊严,成为展示古都郑州的重要窗口,城市文化品位得以提升,城市特色得以彰显;同时,改善遗址周边居民生活环境和生活质量,惠及民生,已成为中心城区最大的公共休闲空间及活力空间。许多专家称赞它是“更加亲民的遗址公园”“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的新形态”。

“这是一座由考古发现的千年王都,3600多年来城市中心从未迁移。”走进郑州商都遗址博物院序厅,投映在地面上的文字介绍科技感极强。在数字投影技术支持下,播放讲解视频的巨型荧幕与大型复原沙盘实时联动,直观呈现郑州商代都城的城市布局和功能分区,带给观众沉浸式的感官体验。

作为遗址公园的核心内容之一,去年7月26日正式开放的郑州商都遗址博物院是一座讲述早商文化的专题遗址博物馆,集郑州商城遗址保护和管理中心、出土文物集中保存和展示中心、学术文化研究交流中心、商文化公众传播中心为一体。基本陈列以“巍巍亳都 王都典范——郑州商代都城文明展”为主题,全面展示郑州商城遗址出土文物、遗迹、考古研究、遗址保护等内容。“博物院藏品丰富,种类多样,展出青铜器、玉器、骨器、陶器等文物1000余件,并充分利用沙盘模型、场景复原、艺术作品、多媒体技术、声光电技术等辅助手段丰富馆藏和展示内容。”郑州商都遗址博物院院长马玉鹏介绍。

郑州市文物局相关负责人介绍,下一步,郑州商城考古遗址公园将继续增加配套设施,引入灯光秀、演艺、非遗展览、文创集市等多元化业态,生动讲好商都文化故事,让陈列在广阔大地上的遗产“活起来”。

2023年1月12日《中国文化报》

第8版刊发特别报道

《国家考古遗址公园: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 更好展示新时代值》

↓ ↓ ↓ ↓ ↓ ↓ ↓ ↓ ↓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