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娱乐 » 正文

热门历史游戏有什么样的局限性?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2-05-27  浏览次数:68055
核心提示:  热门历史游戏有什么样的局限性?  “对他们来说,P社就是历史,而真正的历史只是第二语言。”  去年,康奈尔大学历史学教授尼克拉斯·穆德在网上发帖,他希望网友帮助他去了解课堂上的一类学生——电子游戏《

  热门历史游戏有什么样的局限性?
  “对他们来说,P社就是历史,而真正的历史只是第二语言。”
  去年,康奈尔大学历史学教授尼克拉斯·穆德在网上发帖,他希望网友帮助他去了解课堂上的一类学生——电子游戏《欧陆风云》的玩家。许多学生报名参加穆德关于近代欧洲的课程,但他以前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款游戏。北卡罗来纳州立大学历史学教授布雷特·德弗雷看到了这条信息,他想以此为契机,解释一种新的现象。
  德弗雷是“欧陆风云”系列的铁杆玩家。在他看来,非专业历史学家的游戏开发者已经影响了许多青少年对历史的认知,这种现象值得进一步研究。作为“欧陆风云”系列开发商,瑞典工作室Paradox Interactive旗下的很多策略游戏深受全球玩家欢迎,你可以控制一个历史悠久的国家或它们的君主,引导历史发展的进程。在“欧陆风云”中,玩家的平均游玩时长达到数百个小时,有些甚至投入了数千小时。
  这些玩家对历史的理解无可避免地会受到游戏影响,但他们究竟从中学到了什么?这仍然是个谜。德弗雷在博客文章中指出,学院派历史学家必须面对一种新类型的学生。“对他们来说,P社就是历史,而真正的历史只是第二语言。”为了解答穆德的困惑,德弗雷希望阐释P社游戏背后的历史假设。
  尼克拉斯·穆德,著有《经济制裁:现代战争工具的崛起》一书
  游戏如何影响玩家
  “事实上,历史游戏早就已经跨过那条界限,拥有与历史题材电影或电视剧相当的影响力,并且需要同等水平的批判性分析。”德弗雷说。虽然PC游戏行业的规模已经是电影行业的两倍,但仍然很少有人从这个角度来分析游戏的作用。
  其中的困难在于,首先,游戏的影响力很难被量化。很多教育工作者没有意识到,那些经常问奥斯曼帝国为何没有殖民美洲,或是勃艮第王国发生过什么的学生,他们也许有自己的一套历史观,并且受到P社游戏潜移默化的影响。“在你的课堂上,那些听说过普鲁士王国的学生,往往就是《欧陆风云4》玩家。”
  其次,与其他文化媒介不同的是,系统和机制是游戏的核心。电子游戏只能通过这两方面来“教”人们学习历史,但玩家未必都能理解它们。“最大的挑战在于,你需要让玩家认识并明确地围绕这些系统进行思考。”辛辛那提大学古典学助理教授玛丽恩·克鲁斯说。
  根据大部分玩家的经验,“欧陆风云”非常擅长向用户介绍它独特的系统。如果你在游戏里控制西班牙,将会了解联姻的作用,因为西班牙其实就是卡斯蒂利亚王室和阿拉贡王室联姻的结果。如果你不幸选择了巴尔干半岛的某个国家,很快就会感受到入侵欧洲的奥斯曼帝国有多么强悍……在二战模拟游戏《钢铁雄心》中,如果你决定侵略苏联,就能明白为什么拿破仑和希特勒都无法征服那里——都过不了“冬将军”这一关。
  游戏是我们了解历史的领路人,但之后呢?
  从某种意义上讲,P社促使玩家对世界如何运转形成了自己的见解——用游戏设计师兼学者伊恩·博格斯特的话来说,它们影响玩家的方式就像“过程修辞”(Procedural Rhetoric),通过游玩机制产生有效的表达和说服力。
  P社游戏并没有采用任何单一的历史观点,但每款作品会提供一个框架,以便玩家理解特定的历史时期。例如,“欧陆风云”模拟了曾经闭塞落后的欧洲大陆不断崛起,直到统治世界的过程。这意味着无论游戏采用哪条具体路线,通常都会导向欧洲最终称霸全球这一结果。
  “欧陆风云”采用了一种被称为“思潮”(Institution)的机制,包括印刷术、启蒙运动等,按预设顺序每隔50年出现一次,并且几乎总是最先在欧洲出现,然后慢慢传播到世界各地。如果某个国家没有这些思潮,就只能付出更高的成本才能采用新技术。因此,随着时间推移,欧洲在技术上就逐渐领先于世界其他地区。玩家从中学到的知识是,思潮的普及使得欧洲国家科学技术快速发展,并积累了争夺世界霸权所需的优势。
  如果你想带领某个非欧洲国家称霸世界,那么就必须要擅长杀戮、征服和殖民——换句话说,你得做欧洲人做过的事。与P社的大部分游戏相似,“欧陆风云”鼓励玩家以一种残酷无情的方式争抢领地,各国之间的激烈战争就像家常便饭。如果将这款游戏比作一本互动百科全书,那么很可能会让读者产生删掉其中一半内容的冲动。这些设计思路本身也足够引起人们的思索,欧洲人做过的事必须被非欧洲国家不断重复吗?历史的残酷性又是否应该被一五一十地传达给今天的受众?
  《欧陆风云4》扩展包《黄金世纪》讲述了伊比利亚半岛王国在美洲殖民、掠夺黄金的历史
  历史游戏的局限性
  “欧陆风云”系列鼓励玩家按照一种极端现实主义的国际关系观行事:在玩家们看来,国家安全最为重要,而为了确保这种安全,最佳做法就是在混乱的世界秩序下不断扩大自身力量。游戏中很少出现非国家行为主体(NSA),玩家行动不会产生任何真正的人道主义后果。每当一局游戏结束后,玩家很可能会觉得,国家安全和强权政治的冷酷逻辑推动了欧洲中央集权国家的崛起……P社大部分游戏都在传播这种以国家为中心的历史观,影响了许多玩家对于历史的认知,可能会让他们认为,国家——而非人、思想或社会——是历史的唯一驱动力。
  德弗雷说,这种历史观至少可以说是短视的,并且导致了游戏中一些令人尴尬的缺点。在他看来,“欧陆风云”之前的版本中,技术进步被过分重视,与此同时,奴隶制被降级为一个次要的历史脚注;在“钢铁雄心”系列里,一些残酷的历史暴行几乎被完全忽略掉。
  近几年来,P社一直在尝试将历史的复杂性和更多细节融入它的游戏中。例如,为“欧陆风云”推出的多个扩展包已经纠正了一些历史错误,并让非欧洲国家的玩法变得更丰富。德弗雷说,他曾对许多历史游戏的开发商提出批评,其中只有P社做出了积极响应。
  当然,任何媒介也不可能精确地还原历史,游戏也不例外。在很多方面,P社所做的也不算什么新鲜事。早在19世纪的普鲁士王国,军官们就曾使用专门设计的棋盘游戏来进行战术训练。1870年代,当普鲁士王国击败法国后,那些游戏被视为“功臣”,并迅速传遍了整个欧洲。在20世纪,一些桌游也扮演过类似的角色。
  对于普通玩家来说,上手“欧陆风云”系列并不轻松,往往需要他对历史有一定兴趣
  乔纳斯·斯鲁吉是丹麦驻土耳其大使馆的一名工作人员,闲暇时经常玩“欧陆风云”。斯鲁吉说,每当玩过P社游戏后,他都不得不想方设法“忘掉”自己学到的东西。斯鲁吉发现,游戏中以国家为中心、线性的历史发展观对他的职业来说没有多大用处,因为他必须了解土耳其历史和文化中的许多微妙之处。
  斯鲁吉补充说,如果有人想要了解历史,P社游戏是个不错的起点,但鉴于这些游戏目前的局限性,它们所阐述的历史需要得到其他来源的支持。
  虽然德弗雷曾多次批评P社游戏,但他认为,历史学家应当为这些游戏广受玩家欢迎而感到高兴,因为与许多其他方式相比,玩游戏仍然是一种更好的了解历史的方式。“与影视剧相比,电子游戏更需要玩家开动脑筋与历史互动……玩家将注意力集中在那些历史进程上,而作为历史学家,那正是我们想让他们关注的地方。”
  克鲁斯也表示,游戏在传播历史叙事方面的能力非常有限。不过另一方面,他认为对历史的任何解读都存在误读,流行的历史观念里同样充满了错误和过于简单化的表述。所以,游戏尽管不是完美的媒介,但仍然有助于吸引人们去了解历史。
  “电子游戏与冷漠是对立的。”克鲁斯说,“如果你玩像‘欧陆风云’那样的游戏,就会开始关心过去,哪怕是以一种相对肤浅的方式。无论如何,电子游戏能够引起人们对自己永远不会遇到的历史时代的关注,这是游戏的价值所在。”
  所以,我们面临的现实是:P社游戏为玩家提供了一种广阔、详细、令人兴奋的研究历史的方式,尽管游戏里的某些内容存在争议,但确实比某些教科书更管用。那么,如何让玩家从游戏入门,进而更深入准确地了解他们所涉足的那些严肃的课题呢?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