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娱乐 » 正文

我记不住人们的脸……(陈景展)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2-04-21  浏览次数:129247
核心提示:  【原创文章】我记不住人们的脸……(陈景展)  我记不住人们的脸……  文/陈景展  我记不住人们的脸。好麻烦,人类的脸、男士衣着都那么相似。人们自我介绍,握手。我在看来,他们是相似的人。如果是我,一

  【原创文章】我记不住人们的脸……(陈景展)

  我记不住人们的脸……

  文/陈景展

  我记不住人们的脸。好麻烦,人类的脸、男士衣着都那么相似。人们自我介绍,握手。我在看来,他们是相似的人。如果是我,一转身,什么都不记得了。我奇怪他们是怎么记住那么多相似的名字、相似的面孔的。

  我什么也记不住。有时,也会忘记自己是一只虫子,还是一截浸泡在水中的木头。木头泡出了金色的菌,不言不语,水獭推动过它,鸟儿在它上面经常栖息,拉下很多屎。屎,白色、棕绿色、灰色相间。木头边缘的部分,屎会扯成很长根长的线,像画笔在画布上留下的一般。这是鸟儿的画,在木头上的画。

  我可能是一片树叶吧。带雨湿的枫叶。扁扁的,破损。上面有污渍,有风和树枝刮过的痕迹。一些意外的伤,一些平凡的、世人看不见故事。上面,刻画着我的脸孔。就像打印在行李箱上的大头贴,怕别人拿错了一样。我傻乎乎的,冰冷,是的,枫树叶上的脸,带着雨滴、泥渍,沉浸在无人的冬季里。它贴在地上,像石头一样。

  一只啄木鸟,在远处的柿子树杈上,盯着它看。

  鸟,是想啄向它吗?

  不。它只是视它为陌生的敌人。但见它毫无威胁性,鸟又开始怜悯它了。在这个冰冷的冬季里,在寂寥的空旷的地方,长着人类脸庞的叶子,引起了啄木鸟的警惕。这是它唯一能警惕的事物了吧?至少,它胜过石头。

  但久了,也无聊了。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