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视频 » 正文

原创《床边的羽毛》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2-04-21  浏览次数:87664
核心提示:    床边的羽毛  晨光划过时,我总能在床边找到一根正在融化的羽毛。  我对太阳有着某种迷恋,它的光芒仿佛有一种圣洁的力量,赋予人某种与动物不同的神性。它炽热,光明,带给我理性,沐浴其下,深感人性是

  

  床边的羽毛

  晨光划过时,我总能在床边找到一根正在融化的羽毛。

  我对太阳有着某种迷恋,它的光芒仿佛有一种圣洁的力量,赋予人某种与动物不同的神性。它炽热,光明,带给我理性,沐浴其下,深感人性是如此的光辉。

  白日里,一切都井然有序,一切都充满希望。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光照赋予了生活先天的节律,在光的移动下,我们安排着自己的一天。劳作于田,汗水被骄阳逼出,带走体内奸邪,留下了质朴与纯良。浇灌植物的清水,在光中弥散开来,滋补着植物,也湿润我们龟裂的心灵。时至正午,烈日当头,脚底的黑影被最具穿透力的日光杀死,一身正气。但我们之所以为人,就是因为正午是短暂的,随着金轮的推移,我开始觉得疲劳,脚底的黑影又慢慢的探出了头来。夕阳西下,残辉弥留,我总拖着疲惫的身体返回家中,沏一杯茶,一口闷入,致敬光明。

  当光明不在,脚底的黑影越发的放肆,它在冰冷的月光下拉长,伸展,慢慢的它变得和我一样长。我惧怕黑影的长势,赶忙点起了灯,妄图用光驱散它。但当微弱的灯光亮起,它在一瞬间被拉长放大,变成我的两倍,而后将我吞噬,我的意识逐渐丧失。在闭眼的瞬间,我瞥见墙上的影子,那哪里是人影,那是秃鹰。

  我双臂的每一个毛孔都在不断地放大,剧烈地瘙痒瞬间遍布全身,我能感受到有什么东西从我的毛孔里钻出,我想喊出声,喉咙却被什么东西扼住了。在黑暗中,我凭借经验找到了我的床,我想是该睡觉了吧。当我躺下床的一瞬间,一镇剧烈地痛感在全身地骨关节处迸发,我疼的晕阙过去。

  又是一阵瘙痒,不是身体上的,是内心深处的骚动。“我”睁开眼,视线变得异常的清晰,活动双臂,不,是双翼,拍打间气流在身旁流动,“我”望向窗外那诱惑已久的月光与无尽的黑暗,一阵长啸,破窗而去。黑夜是属于“我”的天空。

  在黑夜中盘旋,心脏撞击着胸腔,血液近乎奔流。“我”看见了,人们在夜晚中点起的灯火,有一种极强的诱惑在闪烁,“我”俯冲下去,缓缓地停在了某处的屋顶上。

  只见一群年轻男女在迷离的灯光中,倾泻着欲望。“我”躁动着扇着翅膀,短促的低鸣。他们看到了“我”,没有半点害羞,反而更加的兴奋,更加的疯狂。男人为了展示自己的力量像马达一样不知疲惫律动,女人则更加肆无忌惮的叫喘。扑面而来的欲火灼伤了我的羽翼,但兽性的原始召唤让“我”同他们一齐狂欢。火焰在我的羽翼上蔓延,腾空跃起,带火的羽毛在夜空中滑落,不料点燃了这栋房子的横梁,慌乱中看到横粱上俨然写着“sexual freedom”的字样。“我”恐慌地扇动翅膀企图将火焰扑灭,怎想火焰在风地助使下愈演愈烈。横梁上的火光,横梁下的欲火逐渐交融。“我”在空中悬挂,静待轰然的坍塌,观望最后的反噬。

  “我”兴奋的离开了废墟,转而在低空飞行,一丝血的腥臭,勾起了“我”的食欲。

  灯火处,一群光着膀子的肥胖男人,在肢解一头死牛,刀光忽闪中,一块块血淋淋的肉从牛的身上被剥离,“我”垂涎于那一块块还留有余温的美味。旁边有炉子,有那么两三个人,在用火烤制牛肉,而其余的人一边大口撕扯着血淋淋的美味,一边嘲笑着不懂美食的人。“我”不解某些人类的行为,没有血水作为佐料,吃肉还有什么意义?据“我”所知只有高贵的人才能和“我”一样去品尝带有血水的牛肉,有时我还真搞不懂人类,拿火烤肉多么费事啊,还显得自己身份低贱。我鸣叫几声向满嘴带血的人们打招呼,它们看到“我”,兴奋极了,拿着刀向“我”奔来,还大呼小叫得,“我”清楚那种眼神,那是看到食物的欣喜。我慌乱躲闪,飞到空中,正思索着什么时候“我”也被列入人类的食谱的时候,眼前一阵光亮闪过,几片羽毛瞬时削落,“我”缓过神,望着地面上直跺脚的人,害怕的逃逸在黑暗中。

  翅膀已经出现了一定的破损,不能高飞。“我”遥远的听见刺耳的惨叫,快感再次驱使我振动翅膀。

  地下人头攒动,好像是什么盛大的集会,定睛一看,是在处决一个犯人。“我”没想到人类也那么喜欢这种死亡艺术、暴力美学,看来“我”和人类也没差多少。

  伫立在十字架上,人们突然都望向了“我”。“我”被众人盯的直发毛,一时呆立在那。行刑者对着我狡黠一笑,而后对大家说了些什么,然后大家也朝着“我”露出了令“我”胆颤的笑容。不知是谁突然下了道命令还是什么的,大家一哄而散,只剩下“我”和那个垂死的人。“我”望向四周的墙壁,那些断垣的裂缝中藏着不知多少对眼睛。“我”明白了。他们想看“我”猎杀十字架底下的人。虽然“我”喜欢看别人屠戮,但不喜欢亲自下手,于是“我”呆在那不动,享受着底下的呻吟声。或许是“我”耽误了他们时间,扫了他们的兴,于是石子如雨般落了下。“我”慌忙地起飞,但石子像网一样铺天盖地,的羽毛在空中凌乱,“我”一阵长鸣,忍痛朝空中飞去。

  “我”使劲的飞,近乎垂直。“我”清楚翅膀已经无法支撑身躯,但依旧保持着笔挺的姿势。不一会,翅膀已经像铁石般沉重,再也扇不动了。

  “我”身子一仰,看到了有一丝曙光穿过了夜的朦胧。

  一阵剧烈的失重感,我醒了。

  伴随着一阵头痛,我又看见床边有根在光下融化的羽毛……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